上一主題:486家房企申請破產重整,空手套白狼時代一去不復返,誰能熬過融資難關
下一主題:現在的開發商賺快錢+賺慢錢疊加著做
返回列表 發帖

2020:讓周期致敬奮斗者!

一年又一年。現在,讓我們為2020年寫一篇小廣告。
歡迎來到21世紀20年代!
感謝2019年,讓“人”重新回到舞臺中央。
每一輪長波周期在其尾部都面臨著這樣的歷史使命:把人性從普遍歷史中解救出來。不諳世事的小鮮肉們,會用他們粉嫩的新技術,錘擊爺爺輩布下的產權結構。只是這一次觸及的層次更深,我們甚至看到了一些標志性政治神殿的損毀。意識形態體系的解體,是貨幣體系解體的根本原因。
水可載舟,亦可覆舟。
在經典周期理論中,2019年應該是一個復蘇年,但是全球經濟體系的撕裂限制了主要央行的自由度,既不能有效加息,也就不能有效降息。拿這樣捉襟見肘的宏觀環境以及全球不可自拔的“1929恐懼癥”,與歷久彌堅的資產價格做對比,使你懷疑人生。
如果說要從2019的崩盤恐慌中學到什么的話?好像首先就是收益率曲線倒掛并不必然帶來衰退。全球經濟體系動蕩中的大公司黑天鵝如波音和新興市場灰犀牛如拉美土耳其,似更不足掛齒。
是這樣嗎?

恰恰相反。美債收益率曲線的失效,在1960年代就發生過——那恰是上一次人性解放浪潮,而造反者恰恰是今日之既得利益者。
如果你用全球主要經濟體一組收益率曲線去看,并且把收益率曲線理解為代際收益曲線的話,你就知道問題實際上是美國年輕人的收益在特朗普的制造業拯救計劃中被進一步擠壓,而非美國家在拯救美國:新興市場如印度的年輕人在拉升曲線的遠端(這吸收了美國的通脹),而日本和歐洲的老年人在打壓曲線近端(這補貼了美國流動性)。所以,今年發達市場沒有出問題是很大程度上因為印度出了問題。尤其,不要讓我們的偏見掩蓋了日本和歐洲年輕一代政治家們巨大的努力,這些區域的老年人正在做出犧牲,以重建有序的代際財富轉移。
美債收益率曲線沒有理解帶來衰退看似一件好事,卻恰恰說明美國在經失去對資產價格的邊際定價權,也就是邊際金融霸權(存量權還在手里)。這些金融霸權去哪兒了呢?就是上述這些地方。奮斗獲得權力。

相較這些經濟體,中美卻是一對鴕鳥。在雙邊拉鋸中并未實質推動結構性改革破局。美國的改革不僅是停滯的而且趨于惡化。而中國政府則有些莫名其妙的小確幸,向市場釋放了一些改革紅利,一定程度保住了內生創造能力以及經濟底線,但終究還是受益于外部極限施壓,受制于內部利益集團。
不僅如此,在此種條件中,中美疲軟的收益率曲線,非但未能形成對泡沫的去杠桿,反而依托于定向貨幣財政政策,異化出更高級的加杠桿生態,這個游戲叫做產能套利——美國的科技產能與中國的工業產能。本質上是試圖用資產價格去托住債務水塔,或者說拖住已經壟斷化的落后產能。

于是,去產能變異為再產能,去杠桿無非是葉公好龍,復蘇變異為滯脹,實體內寒金融外熱。衰退并未消失,只是換了一種相反的方式發生:滯脹。越來越大的滯脹。美國政府學起了中國的供給側改革,中國央行學起美聯儲的“化功本人”,最近他們的言行仿佛在說:讓通脹來得更猛烈一些吧。
從這個意義上說,貿易戰是一個歷史的假象。首先它無非是為了掩蓋雙方在各自本質問題上的鴕鳥戰術,其次實際上是中美重建美元集團的開始,這與市場預期的中美脫歐,在中期上可能恰好相反。供給側改革,在主觀上是指向微觀壟斷,在客觀上是指向宏觀壟斷。壟斷必然養虎為患。

我們相信,明年滯脹很快會讓雙方貨幣政策領會到劈叉的痛苦。看上去狂熱的市場并不是真傻,市場只是在投其所好,或者說誘導政策犯錯。而宏觀管理者的自負,通常就是以為市場是政策的朋友。在這種強反身性中,波動率一直備受鉗制的周期資產將釋放出它的爆發性。當下的行情,或許只是對今年的一個總結和對明年的預演。
想象這個場景吧。中美兩國把籠子打開,然后準備簽一個對賭協議,賭一年之內,誰先被老虎咬到屁股,誰就出局。這是一個危險的賭約,但也是兩個國家的壓上的抱負。誰能夠破除教條,超越自負,消化滯脹,誰就能實現自己的理想。

所以2020年恐怕是一個比較極端的年份。
極端有極端的好,有極端才見本心。要么在極端的壞中回到本心,要么在極端的好中超脫本心。資產價格與實體經濟亦可能產生極端背離。無論是哪個極端,都是破局抉擇之大機緣,2020年都應大刀闊斧的干。機不可失也。
歷史浩浩湯湯,告別猶猶豫豫,扔掉壇壇罐罐,打破條條框框。放下糾結,立地成佛。于國家是如此,于個人,更應該收拾精神,做自己的大英雄。
讓周期致敬每一位艱苦奮斗者!

 

現在樓市下行,寒冬已至。向每一位樓市寒冬中的艱苦奮斗者致敬!

返回列表
法律聲明